文渣,坑品超级差_(:з」∠)_

【高火/all火】Vulcan (试阅)

写这篇文的时候一直在纠结,想写摇滚乐队的设定,但是我只了解一点国内的摇滚,日本的则是完全不了解【躺尸】,所以这篇文的大背景就很……悲剧了……它是披着中国摇滚乐历史背景的日本摇滚历史……【这都什么跟什么】,我自己都觉得难受,不知道读到这篇文的小伙伴们怎么看_(:з」∠)_
如果觉得别扭请一定告诉我,我……看看要不要放弃这个时代背景重新写一篇_(:з」∠)_

——————————————

“嘿,你好~那个……火神君?”
火神大我听到来者的声音后抬起头来,微微睁大的眼睛带着一点儿不可思议和些许的疑惑。
“嘿,听说你是美国转来的那什么……海归?”来人见他没说话便自顾自的说起来,一副自来熟的样子,“那你知道摇滚吗?”
火神当然知道,不如说他正在搞这个,但是他搞不清楚眼前这个两眼发光笑容灿烂带着满满的期待望向他的男孩到底想干什么。
于是他点了点头,对着那个男孩说:“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请问?”
男孩噌的一下从板凳上站起来,双手用力地拍上他的桌子,身体猛地前倾,就在火神以为他要用他的脑袋来撞他的时候,那人停在距离他眼睛不到十公分的地方,逆光而立——
要和我一起组乐队吗?

大概是那个时候的高尾眼里迸发的光芒过于强烈,火神现在回忆起这一幕依然尤为清晰。

“于是您就答应了高尾君的请求吗?”坐在火神对面的主持人像是想象到了什么场景,脸上浮起了一个好看的笑容。

“当然没有!”火神倒是一脸嫌弃,“谁会答应一个连自我介绍都没有上来就拉人组乐队的家伙啊。”

“诶?”

“嗯,而且你也知道,当时我们只是国中生,那时候国内不像美国,就不说签约了,能出来表演的摇滚乐队都不多,一般都是玩儿的什么地下乐队,一堆人聚在一起噼里啪啦噼里啪啦,而且那些更多是比较倾向于模仿,模仿欧美那边的披头士啊滚石啊什么的。”

“这样……那您最后是怎么加入Vulcan(乐队)的?”

“唔,这都是上个世纪的问题了吧,你、您要是不知道,可以去谷歌上搜一下,请,那比我印象中的还具体清晰哈哈。不过你应该比我清楚,高尾他天生就有那种吸引人的人格魅力嘛,所以说……这不一不小心就……”说完还故意摊了一下手,做了个特别无奈委屈的表情,逗得主持人咯咯地笑起来。

火神打着哈哈应付着主持人的同时,眼睛不自然的瞟了几眼摄影机。

说实话,他不擅长这个,这些说话和回答问题的方式还是偷偷跟高尾和成学的。他虽然出道过一段时间,却很少会单独做采访,尤其是在Vulcan正式解散之前,可以说一次都没。他国语不好又缺乏幽默感,脑袋直,一根筋,很多时候他都反应不过来记者或者主持人问的问题,也不知道怎么去回答,只能傻愣愣的看着对方,而每到了这个时候,高尾总是会突然跳出来,或是插科打诨帮他回答问题,或是把所有人的视线和注意力拉到他自己的身上,从来没让他在采访中有过尴尬或是难堪的经历。所以在这样的单独访谈中,他总觉得有些不安和焦躁,生怕说错什么——尤其这次他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影响到高尾现在在事业上的发展还得加上一个已经退圈5年的一个buff。

“那您对高尾君现在来我们这个节目做主持人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吗?”

这个节目是全国收视稳居第一的一档大型娱乐脱口秀的节目,也是第一个采用打造偶像男子主持团体的概念,一直活跃在潮流前端的节目。主MC是国内主持界数一数二的老前辈,也是高尾为数不多的打心底里佩服的人。

“我觉得挺好的。”火神笑笑,他刚才有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在后台偷偷看了会儿高尾的节目录制现场,他是打心眼儿里觉得这样挺好的。高尾天生适合舞台,站在舞台上的他浑身都在发着光,再强的聚光灯也不过是陪衬。火神看着他在那个属于他的十几平米的小天地里嬉闹玩耍,谈笑风生,有时候甚至连资历最老的主MC都压不住他,他一句一个梗,逗得整个录影棚欢声笑语不断,他的每一个小表情都牵着你的心,跟着他一起喜怒哀乐。

“高尾他之前也一直有说想做主持人,算是真正圆他一个梦。而且你不觉得这个节目真的太适合高尾了吗?他机灵,幽默,又爱说话——虽然都是些不能播的哈哈……”

火神用他那贫瘠的语言夸着高尾,遇到不会回答的问题就跟主持人讲讲多年前高尾给他讲过的笑话糊弄过去,很快,火神的录制就结束了,毕竟他只是以一个熟悉高尾的人而被邀请来对高尾向主持人转型这件事做一个简短的评价。

收工后那个主持人妹子很好心的问他要不要去隔壁棚看完高尾的节目录制以后再走,火神婉言拒绝,并告诉她不要把他今天来录制访谈的事告诉高尾。那家伙表面上嘻嘻哈哈的,内心却细腻的很,总是爱多想,火神不想因为自己的关系给高尾添麻烦,他已经够累的了。

坐在回家的公车上,火神带上耳机靠在座背上休息,大概是因为受了刚刚采访的影响,让他不禁回想起他与高尾最初的那段孽缘。

如他在采访里所说,他与高尾和成的第一次见面可以说用一个“懵”的感觉来形容。高尾和成在他下课打算补个觉的时候突然出现在眼前,连自我介绍都没有,一个人满嘴摇滚朋克乐队什么的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直到上课铃声响,火神前面座位上的同学回来把他轰走才消停。结果就是,火神被罚站了一节课,原因是上课睡觉。他思来想去,觉得果然还是高尾的错——尽管数学对他来说真的就是催眠剂。

就在火神满腹抱怨地掏出面包打算好好弥补一下因为罚站而嚎叫的肚子的时候,他的同桌突然凑过来问他怎么认识的高尾,眼中带着一丝惧怕和更强烈的好奇。

“高尾和成?我不认识啊。”被同桌问话的火神有点意外,却也很高兴——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同学好像都很怕他。

“骗人!”刚要拔高的音调在看到火神皱眉头的时候又弱了下去,“……咳,我是说……刚刚上个课间跟你说话的那个人就是和哥啊。”

“我没骗你,”火神直直看向对方的红眸里满是真诚,虽然他因为严肃而绷起的嘴角让他同桌误以为他要生气了,“他没告诉我他叫什么,只说了想邀请我组乐队。”

同桌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咽了口口水压压惊,确定火神不会站起来揍他之后接着问。

“……那你答应了吗?”

“没有啊。”

“哈?!!”同桌听到火神的回答差点跳起来,“乐队多酷啊!为啥不答应啊!”

火神沉默了一会儿,憋出了一句话:“……能演出吗?”

同桌张了张嘴,却只能哑口无言。

“你也很喜欢乐队吧。”火神从他谈起乐队时兴奋的表情和发亮的眼睛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年龄段爱音乐的男孩子大多都无法抵挡摇滚乐的魅力,它愤怒且张扬,自由又叛逆,充满了对世界的批判与质疑。

“那你为什么不加入高尾的乐队呢?”

同桌像蔫了的黄瓜一样趴在桌上没再说话,火神也没打算真听他的答案。大概这是火神入学以来第一次有人愿意跟他说话,他有点兴奋的同时也有点害羞,他放弃了之前关于乐队的话题,重新跟同桌互相认识了一下,同桌的名字叫降旗光树,钢琴八级,胆子不大还有点自卑,这算是火神回国以来的第一个朋友。

评论(5)
热度(24)

© 阝可 基 | Powered by LOFTER